深入研究欧洲专利局 (EPO) 异议代理人,发现德国和英国占据主导地位

口头诉讼量呈上升趋势,德国人面临英国人的日益强大的挑战,但仍占据主导地位 迭戈·阿隆索-马丁内斯 (Diego Alonso-Martinez) 和万内斯·韦明斯 (Wannes Weymiens) 审查 2017 年至 2019 年间在 EPO 进行的异议程序中专利权人和异议人的国籍

欧洲专利对于各种规模的企业而言都越来越重要。欧洲专利申请提交量每年都在增加(例如,从 2017 年的 166,594 件增加到 2019 年的 181,406 件),与此同时,EPO 授予更多欧洲专利,2019 年达到 137,784 件的记录,比 2018 年增长 8%。此外,申请多样化也呈上升趋势。来自非 EPC 签约国的申请人或专利权人,从 2017 年的 52.71% 增长到 2019 年的 54.52%。 另一方面,更多企业发现其他人拥有的欧洲专利可能妨碍其经营自由。向 EPO 提出异议的数量稳步增长,就体现这一点。例如,该数字从 2015 年的 2,898 件增长到 2018 年的 3,412 件。尽管 EPO 的年度报告从 2019 年开始变更,不再提供这些数字,但从数据上看,2019 年被提出异议的专利总数似乎再次上升。 历史上,少数国家在 EPO 进行的异议程序中提供大多数专利权人和异议人。人们可以得出结论,上述情形赋予这些国家的公司某种商业优势,因为它们更为积极地保护自己的创新和经营自由。 本文章着眼于:不同国家的公司如何以专利权人或异议人的身份,利用在 EPO 进行的异议程序;以及 2017 年和 2019 年这种情况发生怎样的变化。本文章还审查同期进行的异议程序期间使用的代理人居住在哪个国家。

专利权人

图 1 和图 2 代表 2017 年至 2019 年 EPO 异议中专利权人的欧洲专利公约 (EPC) 和非 EPC(分别)最高国籍数量,均按他们在 2017 年至 2019 年期间平均百分比排列。

图 1 2017 年至 2019 年 EPO 异议中专利权人前 10 国籍(EPC 签约国)。

图 2 2017 年至 2019 年 EPO 异议中专利权人前 10 国籍(非 EPC 签约国)。

总体而言,在所有经分析年份中,德国似乎是拥有异议中专利权人数量最多的国家,尽管德国呈下降趋势,从 2017 年的 31% 下降到 2019 年的 27%。就 EPC 签约国而言,荷兰位居德国之后,也呈下降趋势,从 7.4% 下降到 6.6%;而法国位列第三,涉案专利权人数量呈上升趋势,从 6.5% 上涨到 7.6%。荷兰和英国位列前五名,荷兰约有 5% 的专利权人,英国专利权人数量从 2017 年的 3.9% 上涨到 2019 年的 7.6%。 我们看看非 EPC 签约国,美国的专利拥有率明显占主导地位,整体排名第二,仅次于德国,稳定在约 21% 到 22% 之间。日本位列美国之后,整体排名第五,从 2017 年的 6.3% 小幅上涨到 2019 年的 6.7%。韩国、中国和加拿大位列非 EPC 签约国专利权人前五名,韩国稳定在 1% 左右;中国从 2017 年的 0.7% 上涨到 2019 年的 0.9%;加拿大从 2017 年的 0.6% 下降到 2019 年的 0.5%。 百慕大群岛惊现非 EPC 签约国前 10 名,主要是因为 Boston Scientific 和 AbbVie 公司在百慕大群岛拥有自己的持有专利实体,但是该地区专利权人的数量从 2017 年的 0.4% 骤降到 2019 年的仅 0.1%。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 EPO 异议中专利权人数量显著上涨,从 2017 年的 0.3% 上涨到 2019 年的 0.5%。

专利权人代理人

接下来,我们着手分析为 EPO 异议中专利权人提供代理服务的公司的国籍。 图 3 代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这些代理人数量最多的国籍。图 4 至图 6 略为深入探究这一问题,基于不同专利权人国籍,为代理人的国籍分类,尤其是阐述哪些国籍是为相同国籍专利权人提供代理服务最高代理人国籍(图 4);代理人拥有不同 EPC 国籍的专利权人的最高代理人国籍(图 5);以及代理人拥有不同非 EPC 国籍的专利权人的最高代理人国籍(图 6)。

图 3 2017 年至 2019 年 EPO 异议程序中专利权人代理人前 10 国籍。

图 4与专利权人相比,相同国籍的专利权人代理人的前 10 国籍。

图 5 与专利权人相比,不同 EPC 国家的专利权人代理人的前 10 国籍。

图 6 2017 年至 2019 年被提交 EPO 异议的专利权人代理人前 10 国籍。

就专利代理而言,德国是遥遥领先的国家。但是,德国的百分比从 2017 年的 48.1% 下降到 2019 年的 44.9%。这主要是因为德国代理人(图4)所代理的德国专利权人数量下降,本身与德国专利权人百分比下降相关(见上图 1)。 2017 年至 2019 年间,来自其他 EPC 签约国或非 EPC 签约国的专利权人代理人与德国专利权人代理人的比率保持稳定,其中,德国代理人分别以约 7%(图 5)和 16%(图 6)的总异议量高居两张图表之首。 就专利代理人而言,英国位居第二,2017 年至 2019 年间稳定在约 21.5%(图 3)。但是,结果表明,这是两个不断变化变量的总和:英国专利权人的英国代理的百分比从 2017 年的 3.1% 上涨到 2019 年的 4.3%,但同期,其他 EPC 签约国的专利权人的英国代理人从 3.8% 下降到 2.9%。这可能是英国脱欧的后果,更多的英国专利权人寻求当地代理人,而来自其他 EPC 成员国的专利权人寻求英国代理人的代理的兴趣降低。也就是说,大多数在 EPO 异议程序中选择英国代理人的专利权人都来自非 EPC 签约国,2017 年至 2019 年期间占专利权人的比例稳定在 14.5% 左右。 EPC(图 5)和非 EPC(图 6)签约国在寻找外国代理人时,主要选择德国或英国代理人。但是,尽管与非 EPC 签约国的数值类似(2019 年,16% 比 14.4%),EPC 签约国更为偏好德国代理人(2019 年,7.5% 比 2.9%)。 法国(第三)、荷兰(第四)和意大利(第五)代理人位列专利权人代理人国籍的整体前 5 名。其中,法国代表专利权人代理人的整体增长趋势,从 2017 年的 6.8% 上涨到 2019 年的 8.4%。这可能归因于法国和其他 EPC 专利权人代理人的增长(图 4 和图 5),而非 EPC 代理人保持稳定(图 6)。 请注意,在竞争前 10 名的国家中,比利时代理人的百分比从 2017 年的 1.9% 上涨到 2019 年的 2.8%(图 3)。这是由于比利时当地代理(图 4)和非 EPC 代理人(图 6)上涨的人数造成的,这有助于弥补来自比利时以外 EPC 签约国的专利权人百分比的损失(图 5)。 大多数来自 EPC 签约国的专利权人都选择当地代理人,即有同一个国家的专利所提供服务。如图 7 所示,在异议程序中始终有超过 50% 的专利权人选择来自同一个 EPC 签约国的当地代理人,而只有大约 15% 的专利权人来自某个 EPC 签约国,但选择来自另一个 EPC 签约国的代理人。剩余 35% 的异议程序中有一个来自非 EPC 签约国的专利权人,必须由另一个国家的专利所提供代理服务。 这些数值在 2017 年至 2019 年期间或多或少是一致的,来自 EPC 签约国的专利权人的当地代理人数量略有增加,而来自另一个 EPC 签约国的代理人数则有所减少。来自某个 EPC 签约国专利权人有近四分之一更愿意选择另一个 EPC 签约国的代理人,在 EPO 异议中为他们提供代理服务。这表明 EPC 签约国在寻找专利代理人时,这些国家之间存在合理的流动性。

图 7 按专利权人和代理人国籍划分的 EPO 异议。

美国或日本专利权人选择代理人

提供 EPO 异议程序中专利权人的最富有非 EPC 签约国为美国和日本。如同所有非 EPC 专利权人,他们必须依法任命专业代理人。对于这些国家喜欢哪些代理人的国籍,由这些国籍的代理人为其提供 EPO 异议代理服务,我们予以详细分析。

图 8 2017 年至 2019 年间,美国专利权人在 EPO 异议中使用的代理人国籍选择。

图 8 代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美国专利权人在 EPO 异议中使用的代理人国籍选择。不出所料,美国专利权人最依赖英国。一直以来,超过 50% 的美国专利权人选择英国代理人。也就是说,德国代理人仍占有合理份额,在相当不错 35% 上下波动。远远落在后面的是位居第三的比利时,呈现上涨趋势,从 2017 年的 3.9% 上涨到 2019 年的 4.5%,而法国位居第四,约为 2.5%。其他 EPC 签约国的代理人都低于美国专利权人在全部异议程序中使用的代理人的 1%,合并起来始终占美国专利权人代理人总数的 6% 多一点,主要包括荷兰、瑞士、瑞典、丹麦和意大利。

图 9: 2017 年至 2019 年间,日本专利权人在 EPO 异议中使用的代理人国籍选择。

图 9 代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日本专利权人在 EPO 异议中使用的代理人国籍选择。 与美国相反,明显占主导地位的不是英国,而是德国,德国一直为近四分之三日本专利权人提供代理服务,但呈现小幅下降趋势,从 2017 年的 74% 下降至 2019 年的 71.7%。远远落在后面的是位居第二的英国,但呈现明显上涨趋势,从 2017 年的 15.7% 上涨到 2019 年的 19.8%。这可能预示着未来德国/英国的日本专利权人代理人比例将更加均等。 位居第三的法国处于更低水平,百分比约在总额的 5% 上下波动。瑞士位居第四,呈下降趋势,从 2017 年的 2.7% 下降到 2019 年的 0.4%。这与 2017 年瑞士代理人为专利权人松下代理的高异议数量相关,2019 年代理数量大幅下跌。其他 EPC 签约国仅占专利权人代理人总数不到 3%,这些代理人主要来自意大利、荷兰、瑞典和丹麦。

异议人

我们现在来谈谈异议人,我们将异议人分为两组:来自 EPC 签约国的异议人和来自非 EPC 签约国的异议人。图 10 和图 11 代表 2017 年至 2019 年 EPO 异议中专利权人的 EPC 和非 EPC(分别)最高国籍数量。 对于第一组(图 10),德国再次明显占据主导地位,成为 2017 年至 2019 年间异议人数量最多的国家,尽管它再次呈现下降趋势,从 2017 年的 46.2% 下降到 2019 年的 45.3%。这些数值远远高于德国专利权人的百分比(2017 年为 31%,2019 年为 27%)。英国异议人紧随德国异议人之后,从 2017 年的 7.5% 上涨到 2019 年的 8.5%。同样,这一百分比远高于英国专利权人的比例(从 2017 年的 3.9% 上涨到 4.7%)。 尽管专利权人偶尔无意中卷入异议程序,但异议是一种有意识的决定。因此,在德国和英国,异议人对专利权人的优势表明,德国和英国公司正在积极利用 EPO 异议程序。 法国和瑞士位居第三和第四,2017 年至 2019 年间,二者呈现稳定趋势,均占异议 6% 左右。荷兰排名第五,稳定在 4 %左右。

图 1010 2017 年至 2019 年间 EPO 异议中前 10 EPC 异议人国籍。

图 11 2017 年至 2019 年间 EPO 异议中前 10 非 EPC 异议人国籍

关于来自非 EPC 签约国的异议人(图 11),美国再次成为明显的赢家,总体排名第二,仅次于德国,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的百分比稳定在 10% 上下波动。但是,这些数值还不到同期美国专利权人百分比(约 21.5%)的一半。因此,来自美国公司的专利遭到异议数量,是美国公司积极提出异议专利的两倍。这一趋势也出现在日本异议人(第三位,约占异议人的 0.7%)和日本专利权人(约为 6.5%)之间。这可能预示着美国和日本公司不太积极使用 EPO 异议程序,而不是积极攻击 EP 专利。 尤其是,以色列是提供异议人的第二大非 EPC 签约国,排名高于日本。值得注意的是,在 EPO 异议中,以色列的异议人(约 1%)比专利权人(约 0.4%,在非 EPC 签约国中排名第六)的比例要高。中国(第四)和印度(第五)位列前五名,2017 年至 2019 年间,二者的异议人百分比缓慢上涨,但按绝对数字,他们仅占很小份额(2019 年,中国占 0.4%,印度占 0.3%)。墨西哥的异议人也呈现这一上涨趋势(2019 年为 0.4%,排名第六)。 总体而言,非 EPC 签约国作为专利权人参与 EPO 异议的百分比(即他人对其提出异议),几乎是通过作为异议人积极参与 EPO 异议的百分比的三倍,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前者平均为 35%,后者同期平均只有 13%。除其他原因外,这可能是由于不熟悉 EPO异议体系或在欧洲激烈的商业活动导致。对于前者适用的公司而言,提高在 EPO 进行的异议程序的认识非常有助益。

图 12 2017 年至 2019 年间 EPO 异议中的异议人代理人国籍。

图 12 代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 EPO 异议中的异议人代理人国籍选择。德国代理人是明确首选,这一数字令人印象深刻,但从 2017 年的 60.3% 下降至 2019 年的 57.3%。这些数字高于德国异议人的数字(2017 年为 46.2%,2019 年为 45.3%),表明非德国异议人也倾向于选择德国代理人。尽管数字呈现下降趋势,但仍然令人印象深刻,表明德国专利律师事务所在 EPO 的异议程序中异议人和异议人代理人主导地位程度,甚至比作为专利权人或专利权人代理人的程度还要高。 尽管英国远远落后于德国,但其在异议人代理人方面位居第二,百分比从 2017 年的 15% 上涨到 2019 年的 17.3%。这些数值大约是来自英国异议人的两倍(2017 年为 7.5%,2019 年为 8.5%),这表明,如同德国,来自英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异议人选择英国代表人。与德国相反,英国异议人代理人数低于专利权人代理人数(图 3,2017 年的 21.2% 至 2019 年的 21.7%)。这表明,与异议人相比,专利权人更喜欢英国的代理人。 法国排名第三,荷兰排名第四,在 2017 年至 2019 年间,其异议代理人分别为总数的 6% 和 4%。这些数字与来自这些国家的异议人的数字相似,异议人/异议人代理人的比例几乎完全平衡。这一趋势下,意大利紧随其后,位列第四,异议人和异议人代理人的比例都约为 2.5%。但是,尽管瑞士的异议人百分比与法国的相似(2017 年至 2019 年,法国排名第四,约 6%),但只有约 2% 异议人代理人来自瑞士(2017 年至 2019 年排名第六)。这突显,至少有三分之二的瑞士公司异议人寻求海外代理人。

德国占主导地位,但英国排名在攀升

2017 年至 2019 年,专利权人和专利权人代理人最高国籍数量或异议人和异议人代理人最高国籍数量的排名基本保持不变,其中德国在整个 2017 年至 2019 年间,专利权人和异议人以及专利权人代理人和异议代理人均排名第一,特别是在异议人和异议代理人数量方面占主导地位。但是,尽管目前令人印象深刻的德国主导地位下降,但英国的主导地位似乎在上升,这可能暗示未来会出现更以英国为中心、不利于德国的局面。着眼于整个三年期间,继德国和英国之后,法国、荷兰和意大利在专利权人代理和异议人代理方面,位列欧洲国家前 5 名。 关于非 EPC 签约国,美国和日本占来自非 EPC 签约国专利权人和异议人的大多数,但他们作为专利权人时,相关性就高得多。对于专利权人代理人而言,美国多半依靠英国,但德国人代理服务比例也一贯很高。相比之下,日本专利权人主要选择德国代理人,而英国则远居其后。尽管如此,英国在日本专利权人代理人方面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本文章原刊发于 www.IAM-media.com,出版社 法律商业研究 - 知识产权分社。

image